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

未来的故事就写在过去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日志

 
 

时代粥煲:我们该怎样处理海量垃圾(zt)  

2009-09-30 14:26:27|  分类: 网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刊载媒体:时代周报:

标题:该如何处理我们的海量垃圾?(附:背景链接《纽约时报》关于垃圾焚化炉的报道中国焚化炉将构成全球危害
作者:王则楚 广东省政府参事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居民的生活方式从紧缺和节俭转向热衷于消费主义,在中国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度,中国政府也面临着处理迅速增长的海量垃圾的难题。原先简单的填埋处理,不仅由于其堆填区内的有机物分解会产生大量的强力温室气体—甲烷,严重影响环境而不宜使用,而且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土地来堆填垃圾。今年6月份,北京市的官员们警告说,该市所有的垃圾堆填场都将在5年内饱和。随着垃圾堆填区又一次饱和的日益逼近,中国开始了一个庞大的垃圾焚化炉建设计划。
但这个计划受到已有垃圾焚化炉附近饱受其污染之苦的居民的强烈反对!如同反对泉港城市污水处理厂的福建泉州峰尾事件一样,北京、上海和广州都发生了要求减少垃圾焚化炉排放和反对在附近建设垃圾焚化炉的群体要求,有的已经发展到有组织进行反抗的程度。人们对自己的生活环境的保卫意识日益增长,而对政府保护环境的信任则不断丧失。白云区太和镇李坑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这个几乎引进了当前全球最先进垃圾焚烧工艺和技术的项目,投产三年来,周边居民一直怨声载道,就是一句话:太臭了!针对环保产业本身所产生有害污染物的严重危害,他们再也不原意“牺牲我一个,造福一大片”了!他们和峰尾的村民一样,明确提出:要么政府把我们这些居民迁走,要么是把这个害人的垃圾焚烧炉搬走!坚决反对再增建、扩建垃圾焚烧炉。
在对待庞大的垃圾焚烧炉建设计划上,我们应该广纳民意,广集民智,经过博弈,最终找出科学科学、符合民意的垃圾处理方法!
首先,垃圾焚烧处理到底是先进技术呢,还是落后而被淘汰的技术?有资料指出,目前世界上已经有多种取代垃圾焚烧的技术,包括:机械分拣生物处理、厌氧消解法、高压蒸汽热处理法、等离子汽化法,以及这些技术的组合。在24种垃圾处理技术的效率排名中,焚烧技术仅列19位,其效率比而排名第一的MBT(生物处理技术)低228%,比排名第二的等离子汽化―高压处理技术的低211%。尽管垃圾焚烧技术由于其具有占地少和可以发电的主要优点,有过辉煌的阶段,但欧美、日本等使用焚化炉最多最早的发达国家,目前都处于关闭垃圾焚烧发电的潮流之中。德国、荷兰、比利时、意大利等都早已相继颁布了“焚化炉禁建令”或部分禁建令。我们为什么还要采垃圾焚烧这样一种低效能的技术呢?
其次,“赞成和反对焚化炉的双方都认同,应该通过提倡循环再用和减少包装来减少生活垃圾的产量。即使没有得到循环利用,仅仅是有效地对垃圾进行分类都能使焚化炉的排放更容易达到标准。因为焚化单一成分时,温度可以被更精确地控制以减少二恶英的生成。”垃圾分类收集,分类处理,尽可能回收利用,尽可能减少处理量,这是所有垃圾处理技术都一致的统一意见。如果我们能够通过分类收集,使现有垃圾能够有30%回收使用,那么我们就可以延长目前的垃圾填埋场使用寿命30%。如果我们提倡减少消耗的节能减排生活方式,如坚持循环使用,反对不必要的一次性用具,再进一步减少生活垃圾的产生量,哪怕就是减少10%,都远比一个垃圾焚烧炉的处理量大得多!
最后,必须懂得:垃圾处理是需要花费巨大费用的,高效率的垃圾处理是需要高成本的!国外的专家指出,要垃圾焚烧炉达到肉眼都难以看见烟气,焚化炉排放物中基本不含二恶英和其它污染物,每吨垃圾的处理成本几乎是一般垃圾焚烧炉的10倍。与其把巨大的费用放到最后的垃圾处理上,不如把它放到培养良好生活习惯,减少垃圾排放上。
对于在本质上成为“享受国家补贴的混合垃圾小火电厂”的垃圾焚烧厂,必须严加看管,一旦“掺烧燃煤比例超过20%”,就坚决停产,直至它关闭,不再把“剧毒物质的提纯扩散到空中,然后把剧毒灰烬填埋留给子孙”为止。
综上所述,我们应该在城市垃圾处理技术上坚持提高垃圾焚烧炉的排放标准,严禁建设低水平的垃圾焚烧炉,加大对高水平垃圾处理技术研发和使用的投入!我们应该在城市垃圾处理政策上对目前一家一户收取垃圾处理费的政策进行调整,对每个垃圾回收站的垃圾量实行减排鼓励,对垃圾分拣回收减排企业给与减税和奖励支持,对居民分类收集垃圾的社区给与支持和鼓励。我们还应该对各种产品实行回收处理政策,要求企业承担起回收处理的责任,对产品的过度包装征收高额消费税,对企业回收产品给与退税鼓励。
总之,污水处理、垃圾处理、空气净化的除尘、脱硫等都是我们保护环境的公共要求,光反对在自己家园附近建设垃圾焚烧厂、污水处理厂这不是办法。就处理中国目前海量的城市垃圾而言,最需要的是更好的垃圾收集方式,以使垃圾得到更有效更可靠的处理。而这是一个需要全民共同努力的过程,必须使“对循环利用还没有表现出兴趣”的国民认识到:只有改变“没人真正在乎环境”的状况,只有真正减少排放,我们才会不受焚烧垃圾的臭味之苦。

背景链接
中国焚化炉将构成全球危害
作者:凯斯?布拉德希尔(KEITH BRADSHER)
在深圳,这位于中国东南新兴的现代城市中,矗立着两座巨大的灰色建筑—由私营公司建设的龙岗垃圾焚化厂。它的两座焚化炉排放的烟气在一英里外就能闻到,它排放的黑烟和化学污染物如此严重,以致于附近的数百名居民在最近举行了长达一整天的静坐请愿。居民们要求减少焚化炉的污染排放,并反对在附近建设第三座焚化炉的计划。
随着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生活垃圾排放国,而垃圾堆填区又日益饱和,中国开始了一个庞大的焚化炉建设计划。但在这些焚化炉焚烧垃圾的同时,它们也会排放污染物--特别是损害人体神经系统的二恶英和水银。
最近,一项基于卫星观测数据的大气研究显示,这些污染物,特别是像二恶英和水银这些难以降解的污染物,它们的危害并不只局限在中国。这些污染物可以通过大气环流,穿越太平洋上空,到达美国沿岸。
中国的焚化炉完全可以做得更好。在与龙岗相对的深圳市的另一端,由国有市政工程公司建设的宝安垃圾焚化厂,排放如此之低,以致于肉眼都难以看见烟气。政府的测试表明,宝安焚化厂排放物中基本不含二恶英和其它污染物。
但是,宝安焚化厂处理每吨垃圾的成本是龙岗焚化厂的10倍。
宝安焚化炉和龙岗焚化炉在技术水平上的巨大区别,显示了中国社会的一些矛盾之处。由于缺乏统一标准,各地建设焚化炉的技术水平差异巨大,甚至像深圳这样在同一城市里也是如此。中国政府的管理者们讨论收紧焚化炉的污染物排放标准的需要,已经有几年之久。但是一位中国政府官员同时也是焚化技术专家指出,由于官僚系统内的权力斗争,这些讨论还没有产生任何实际作用。
在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度,随着居民的生活方式从紧缺和节俭转向热衷于消费主义,中国政府也面临着处理迅速增长的海量垃圾的难题。今年6月份,北京市的官员们警告说,该市所有的垃圾堆填场都将在5年内饱和。
在像北京、上海等几个居民比较富裕、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城市,政府制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和欧洲标准一样严格。虽然标准好像定得不错,但是和深圳一样,今年春季北京和上海也发生了反对垃圾焚化炉建设的抗议活动。
这些大城市的居民,日渐惯于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他们对政府将按照国际标准建设营运这些焚化炉的承诺深表怀疑。一位北京的计算机工程师同时也是反对当地焚化炉建设计划的活动者,赵勇(音译)说:“现在很难确定焚化炉的污染物排放水平--就算它是严格按标准设计的,它的建设和营运也能达到同样的标准吗?”
与此同时,在内地那些居民环境意识相对淡薄的城市里,却还在建设污染排放比大城市标准要求严重得多的焚化炉。
一项由华盛顿大学和伊利诺依州阿贡涅国家实验室的联合研究指出,北美湖泊中六分之一的水银污染物来自亚洲,特别是中国。这些水银主要来自燃煤发电厂,其次就是垃圾焚化炉。一些重金属污染物如镉,在焚化炉排放中含量也相当高。
焚化炉的最主要危害是排放出的二恶英。虽然对二恶英跨太平洋转移的研究尚未完成,但是对类似化合物的研究表明,二恶英可以转移非常远的距离。
2005年一份世界银行的报告警告说,如果中国大建焚化炉且不限排放,世界范围内大气中的二恶英含量将迅速翻倍。此后,中国放慢了焚化炉建设并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排放,但目前世行的跟进报告还有待完成。
向大气中排放二恶英并不是焚化炉的唯一问题。垃圾焚化后留下的灰烬也掺有二恶英和其它污染物。宝安焚化厂的总工程师钟日刚(音译)说,该厂的余灰都送去专门的有害物堆填场处理了。然而,担任政府顾问的清华大学教授聂永峰(音译)去年在一份学术论文中指出,虽然大量焚化厂还有待建设,市政运营的有害物堆填场目前已达到饱和,致使焚化余灰被随意倾倒。
垃圾焚化厂获得日本和欧洲大部采用基于两个主要优点:焚化炉比堆填区占地少得多,垃圾焚化产生的热能还可发电。宝安焚化厂就可以提供4万户居民的照明用电。
而且堆填方式也产生环境危害。一间提供各种环境危害损失测定的能源咨询公司,麦克依维恩公司的董事长罗伯特?麦克依维恩指出,堆填区内的有机物分解,会产生大量的强力温室气体—甲烷。他认为,相对于焚化炉的污染物排放,特别是像宝安焚化厂这些技术先进的焚化炉来说,垃圾堆填区产生的甲烷才是对中国更严重的问题。
美国的焚化炉排放标准已达到接近欧洲的标准,然而中国的管制标准仍然允许焚化炉排放比欧洲标准多10倍的二恶英。由于未被授权公开讨论,一位坚持匿名的北京官员透露,由于环保部和发改委之间的权力斗争,收紧焚化炉排放标准的程序已经停滞了三年。
这位官员透露,两个部门都认同收紧二恶英排放标准的必要性。他们的分歧在于,环保部要求关停超标焚化厂的权力,而发改委希望保留对焚化厂项目的审批权力。
在中国焚化设备制造中心的浙江省,该省的固态废弃物处理专家组组长杨建华(音译),为焚化炉的二恶英排放辩解道,分散式地在户外燃烧垃圾会产生更多的二恶英。
杨教授说:“我们的研究显示,户外燃烧垃圾是更严重的污染。”他进一步指出,中国目前需要的是更好的垃圾收集方式,以使垃圾得到更有效更可靠的处理。
赞成和反对焚化炉的双方都认同,应该通过提倡循环再用和减少包装来减少生活垃圾的产量。即使没有得到循环利用,仅仅是有效地对垃圾进行分类都能使焚化炉的排放更容易达到标准。因为焚化单一成分时,温度可以被更精确地控制以减少二恶英的生成。
到目前为止,中国公众对循环利用还没有表现出兴趣。可能真如宝安焚化厂的总工钟先生所说的,“没人真正在乎环境。”
纽约时报 2009年8月12日 刊
译者:王泳
《时代周报》 评论版之时代议题 2009-9-30 见报有删节

  评论这张
 
阅读(13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