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

未来的故事就写在过去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日志

 
 

证据无小事,测谎要慎重  

2009-08-27 10:41:30|  分类: 谋为稻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22日,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人民法院,经过精心准备,在一起不起眼的合同纠纷民事诉讼案件审理中,将测谎结论引入法庭质证。为此,睢宁县特意安排了11个区县法院有关负责人、20多个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10多位村民代表法庭现场观摩,法庭200多个旁听位座无虚席。庭审后闭门举行了“观摩座谈会”。座谈焦点自然是测谎技术是否可信,测谎结论能否作为判案证据。

测谎技术起源于上世纪20年代,美国司法界接受19世纪末意大利人类学派的刑法理论,认为可以通过“科技器械”获得和审查口供。经过近百年的发展,测谎技术以及测谎仪,已经在世界各国司法实践中应用广泛,但主要局限于侦查和审讯环节。测谎结论能否成为司法证据,则是一个至今争执不休的问题。比如,在美国,经过最初的排斥、逐步认可再到肯定这样一个艰难过程,测谎结论被接受为司法证据,但前提是被测人自愿接受测谎。日本肯定测谎结论的证据资格,但以准确性为前提和必要条件。德国则禁止进行任何型态的测谎。在我国,目前测谎结论作为证据并无法律依据,最高检1999年曾明确批复,测谎结论不属于刑法诉讼的证据种类。

可见,测谎结论能否作为司法证据,相当复杂,也很难解,无怪乎争议持续近百年尚未尘埃落定,确实是一个并非人人可以置喙的专业问题。但是,它更是个关乎每个人法定权利的敏感问题,测谎一旦作为一项法定的司法手段,势必实施在人身上。那么,技术可靠吗?被测人如何避免被冤枉?这是否会导致一种变相的精神上的刑讯逼供?诸多具体问题待解,公众感同身受,不得不格外关切、群起议论。因此,再艰深繁难,也会牵动公众的视线,在情理之中。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由于测谎技术水平欠缺,司法某些环节的粗俗和积弊,测谎结果的错误曾经造成过多例冤案。比如,发生在1998年的杜培武案就是其中一例。杜是云南某戒毒所民警,因其妻和另一民警一同被害而被侦办人员视为嫌疑人,测谎结果对杜不利,但他坚决否认。被刑讯逼供后,他被迫认罪,被判死缓,直至5年后意外抓获真凶,才沉冤昭雪。

从睢宁县法院的这一个案中,也可以看到,当事各方对测谎的态度各不相同。该法院貌似承接了破冰试水的任务,有开创之功,但鉴定方的结论使用了“倾向于”字眼表述,显得小心翼翼,模棱两可。而有约在先、自愿测谎的原告,事后却拒绝承认测试结果。现场观摩团和接受调查的公众,所表达的意见也有所不同。凡此种种,都对司法的专业水平和信任构成了挑战,也让测谎结论成证据的前景变得扑朔迷离。故而,在目前的环境下,测谎结果成为司法证据,应当格外谨慎,才能避免冤及无辜。

 

时代粥煲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