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

未来的故事就写在过去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日志

 
 

爱樱花和服也是爱我中华  

2009-03-25 10:52:00|  分类: 谋为稻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武汉大学那些愤而不顾文明礼貌,粗暴驱逐“和服母女”的爱国愤青们,在校园里常年伴着樱花树,情绪应该还算稳定吧;平日使用日货,偶尔看见和服,估计“爱国心”也没有这次这样狂跳不止。否则,樱花每年一开一谢,日货以及和服也四处可见。如果老这样暴跳如雷,就算没有被气死,也早该落下心动过速、心律不齐之类的毛病了!也不可能有这么一颗强梁粗鲁的“爱国心”。

 

直觉上,樱花与和服二者并置,貌似激发这次“爱国愤怒”的充分条件。但直觉不可靠,要进一步推论:砍伐和清除掉樱花树显然不行,得担当破坏绿化的罪责,作为条件可以剔除。那么显而易见,以毋忘国耻的名义,怒斥两个穿和服在樱花丛中留影取乐的弱女子,就这样成了买下爱国保险的“正义行为”。至此,这种“爱国行为”的肤浅和荒谬,已经暴露无遗。

 

侵华日军罪恶滔天,毋忘国耻理所当然。但与樱花及和服何干?樱花与和服是日本精神或者日本文化的象征,却并非日本军国主义的标签。其实,如果说爱国就是钟情于一草一木,寓意于一丝一缕的话,爱樱花喜和服又何尝不是爱我中华!殊不知相较于日本和服源头可追溯到中国汉唐时代的说法,日本樱花起源自中国的喜马拉雅山脉,更是科学上不争的事实。

 

诚然,和服叠加上樱花,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日本。遭呵斥和驱逐的两位女同胞,显然也了解和服樱花与日本之间的关系。与爱国愤青们不同的是,她们借此联想到生活的美好和乐趣。而冒犯和粗暴对待他们的人,联想到的则是暴行和丑恶。人人都有自由联想的权利。“和服母女”所思所想,在我看来更符合和谐社会理念。她们至少下意识地分清了着装和赏花,出自人皆有之的爱美之心,和日军的暴行没有必然联系。

 

那些因看见他人身穿和服出现在樱花树旁,随即想起到侵华日军暴行的人,我也没意见。但你不能因此把发自内心的愤怒,发泄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更不能容忍擅自占有爱国的名义,就以为正义在握,就胆敢作恶,以野蛮粗暴的手段侵犯他人的权利,冒犯他人的尊严。毋忘国耻很好,但没人有权利要求别人跟自己在同一时刻“毋忘”,而且,毋忘国耻最好的方式是自强自重,而不是自轻自贱地移情于物,迁怒于人。

 

退一步讲,情感寄托方式再不拘小节,也不能在公共场合褊狭和偏激。打开视界,似乎没有人对统治了华夏三百多年的满清的旗袍马褂如此移情,还把它当成民族服饰。也没有人对抢劫了圆明园的英法联军的西装革履如此移情,那是现在大家的日常穿着。甚至没有人对打砸抢的红卫兵装束如此移情,它还成了商业噱头呢。偏偏只执着与源自古华夏的和服和樱花,是不是有点而狭隘、愚昧和蛮不讲理,兼不爱国呢?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