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

未来的故事就写在过去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日志

 
 

南沙石化项目走马观花  

2008-03-13 23:01:12|  分类: 池边瞎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费好大劲才找到的项目概况牌)

 有点绕路

昨天接到曾老师电话,要我早上8点在某超市路口等他,一起前往南沙。一周前,因为对南沙石化项目都比较关注,相约一同前往看看。曾老师是一个严谨的人,而我比较守时。所以我们都准时到达了约定地点。因为没有让人泼烦的等待,我心情不错,暗想这是一个好的开端。我们俩还有一辆小排量奔奔当座驾,虽然不及徒步彻底,还是可以算是环保之旅。

珠三角灰霾漫天,标志着又一个蒙查查的春季降临。因体态娇小而有些飘浮的奔奔,敞着窗户向南奔去,噪音澎湃,风声大作,完全是奔驰的感觉。此刻的曾老师是驾驶员,其实他同时还有好几个身份,其中一个是要紧的广州市人大代表,另一个也要紧的是博士,与化工无关,是人文学科。

除了此前在媒体看到的一点消息之外,我对南沙石化项目所知有限,因为忙,也没有时间做任何准备,打定主意一切都听曾老师的,谁叫方向盘在他手里的?

(前往三民岛路上遭遇的变电站工地)

老师是一个合格的驾驶员,对路牌有研究。也就是说,他曾经被标识愚蠢的路牌折磨过,现在在这方面经验老道。但我们还是被某些暧昧得曾老师都不明究里的路牌误导了,走绕了路。南沙道路极好,全是与时俱进的高等级公路,宽敞,承重很好很强大,因为建筑在湿地上,是软基公路,还柔软,不时有一浪一浪的感受。岛上沿路有不少高大的高压电塔,过凫洲大桥的时候,曾老师说,这一看就是大型工业区的基建标准啊,我有同感。既然基础建设投入了这么多,大项目是不是早已是成竹在胸,或者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十五涌半到十八涌是项目位置,这个桥的承重是20吨)

据了解,南沙开发区的工业规划主要是四大板块,汽车、钢铁、机加工、化工以及码头(含造船)。广州丰田、广钢、广州造纸厂已经进入。因早前广州化工企业事故频发,据说广州市政府有一个将市内化工企业限期搬迁到南沙的时间表。


我们批评路牌水平低下,曾老师建议我写一篇短文说说这事,我没啃声,但心想,如果政府真是人民的话,从路牌这一点看,就不应该给高速公路管理以及交警部门出工资,改为发饭票比较好,谁叫他们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和智力困难时期的?就这样瞎扯着,咱们又误读和错过了一些路牌,结果从环岛路向南绕了一大圈。本来打算去百万葵园,或者万顷沙镇,但好长时间不得法,后来曾老师锁定三民岛,且停且问,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岛上的民建村。时间已经是1010分。这么好的路况,不到100公里,花了1小时40分。好在我不是急权主义者,不追求效率。

(红湖村是炼油厂位置,三民岛是化工专区)

我想去一个士多店,卖点喝得边饮边打听,曾老师却在路口的一个修车铺停下,进入了工作状态。在向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自我介绍之后,曾老师随意地把人大代表标牌挂在了胸前。我们开始询问这位热心、话多但普通话不太灵光的汉子。

 

(已经建成的油脂厂)

三民岛之声一

 汉子35岁,姓梁(他自己发音为广味浓郁的lang,民建村村民,夫妻俩只有一个孩子,靠贩卖香蕉为生。后来从交谈中得知,他喜欢读报,而且家里有电脑上网。有趣的是,他有关这个项目的信息大部分来自于媒体。下面是通过录音整理的他的一些说法:

 征收土地,一定有要补偿。我们可以就业、医疗、社保。我们肯定配合政府。这个项目是张广宁市长为我们广州人争回来的。茂名、惠州、珠海。肯定要把南沙搞成上海的浦东。

我为什么知道张市长说这个话呢?我看报啊,我家里有电脑上网。我很配合政府,争取这个项目来到广州,是广州的光荣。大工业把我们周围管理起来,在这里开厂,让我们就业,让我们的价值有增加。像东莞人家每条村都有工厂。现在有大厂过来,工资稳定。不像现在我们农民打零工,今天三十,明天五十,后天就不一定有。现在工资一千多就不错了。一家三口两个人有两千多,已经不错了。没有大工厂,我们就业很难的。有开发才可以富裕起来。工地在什么地方?我都没有听说有工地啊。三民岛上我都不知道有开工啊。

在什么地方都有污染的,环保大家都知道的啦,我自己代表我家人……一定搞好卫生。保证不生病。我很支持政府搞这个项目,因为现在种香蕉是亏本的,怕台风、也怕冻,最怕种了没人收。早迟开工都不重要,关键是把补偿、就业、医疗社保搞好。我们这里一亩地一年才有三千收入。我的土地全部包出去了。我是农民我自己找自己的工作。

 (三民岛上的蜥蜴)

三民岛之声二

 在梁先生带来下,我们拜访了村支书,也姓梁。中年人,是番禺区人大代表,看上去久经官场,精美老练,说话有政策水平,比起他兄弟,普通话也流利不少。说起南沙化工项目,可以从他的言谈中看出他内心的犹豫和矛盾,但基调还是早建早好。因为这一带是实际上的“三边工程”:边规划、边立项,边施工……从他的口中,我第一次听到“控规”这个词,意思是规划了的地带,严禁建设新的生活设施,如住房乃至厕所等。梁支书是基层领导,说话有些应付、也有戒备,但在我看来还是坦率的,这很可以理解。下面是我基本没整理的梁支书涉及本村和化工方面的录音:

 项目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方面。先讲好的方面,我们这个地方都以种植和养殖为主,农民生活要靠天吃饭,而大自然变化太多。这十年八年,当地农民的收入跟不上,生活水平还是很差的。在广州地区来说呢,我们农民都很少改变一下。大家不想做农民,都希望赶快征收。赶快征收,因为政策上不能放开给我们自己去搞。首先,如果让我们自己去搞,这个地方应该像四川成都那边的农村,去年我们党员干部去了那边参观,觉得人家的农村才是真正的新农村——如果广州市给我们三民岛像那样的试验就好了,以农为主,农家乐,旅游、农业观光,那就完美了——因为我们离广州近,大城市的人总想带着小孩跑来农村玩一下。成都那面每年800块钱可以租一份地,城里人可以带着小孩过来种菜,过一段时间菜种好了,来拔菜。我们这里还有大海,如果给政策让我们自己做,就是最完美的事了,又可以保护生态,湿地公园也不受影响,万顷沙的农业旅游观光也就可以建立起来了。

但是,真的搞石化的话,肯定会对我们环境和其他东西都带来一定的影响。如果以世界标准防止污染,都还可以。这里靠近大海,风一吹污染就朝大海去了。选这个地方也可以说适合。你广州那么大,车多、用油又多,必须要搞炼油厂。炼油厂的税收,也会给市政府和当地增加很多收入,这也是事实。反正我觉得,国家需要这个地方,我们农民也无条件去(配合),所以我们签订什么合同都有这样一条:“如有国家增收,双方一定要服从国家安排。”

其实万顷沙这个地方如果真的要发展工业……它有两个适宜,适宜居住,适宜发展。说是要建设工业重镇,农业大镇,但你见过一根针抓两头的吗?你有了重工业,搞农业肯定不行。

只要国家征地,不光我们村,几条村都愿意国家征地——只要补偿好、安排好。他们不会刻意去争取什么,只要你给适当的安排就可以了。

这个地方的人很淳朴,不会有钉子户,我们这里的人和外界接触很少,许多人都没有去过广州,中青年也有,除了看病,去广州一个亲戚也没有,去哪里干什么?

我们村产值有多高?三千来万,这个数字是假的,每年你要递增——但农民的收入越来越低,为什么农业总产值越来越高呢?大部分收入在下降。什么原因造成,气候、污染。以前种香蕉为主,长久种香蕉不行,黄叶病,种了一半高,就黄了。什么原因?我看主要是污染,中山把污染的厂全部一路排在我们海对面,我们都闻得到污染的味道。所以说,他搞,我们广州这边不搞的话呢,便宜了他。

化工项目肯定有利有弊。但按照广州人民的生活需要来说,要办这个厂。这里的污染散发的比较快,风可以吹到大海里,水也不会流到广州去。况且人家中山都这样搞了,我总觉得在这个地方搞比较适合。在南沙区来讲,争取到这个项目,也是国家的一种规划,一个地区该用多少油,有一个安排。

现在这种天气是西南风,肯定吹向广州。

真正的炼油厂在十五到十八涌那边,我们三民岛用来做化工。听说要把包括芳村的所有化工企业搬到三民岛。化工一体化。化工厂本身的危险性当然知道,但我们岛上的人全部搬走了,大搬迁。搬到新垦中心镇那里,万顷沙是广东省十六个省级中心镇之一。将来这里就业人口比较多,所以中心镇那边可能的我们这个岛上的人是第一批进那里的。岛上一共有7500人左右,每人平均一亩七分多地,每个人守着这点地,吃什么啊?村里现在没有人反对征地,都盼着快点走。我们两千多人,500多户。

(南沙湿地一角)

我们种香蕉一亩纯利5000元左右,但现在种不了香蕉了。香蕉是巴西钟,品质好,产量高,但有种病菌、病毒,台湾都没有研究克服这种病。

当年多好,以前家家户户,少的十来亩,多的一百来亩,纯收入,每家每户都有一条小船,早上五点多钟像出海一样去蕉田,有的去收香蕉,有的管理……我们村的房子都是那个时候建起来的。

有专家要项目缓建?迟早的问题,我们当地农民希望快点,我们这里已经控规了三年,厕所都不准建。所以我们做基层领导的很急,因为村民要生活,有的结婚都没房子。人大小组讨论我都提过这个问题,现在像我们村这样,我们根据上级精神控规,做了大量的工作,如果再不动工的话,我们就控制不了了,我们怎么生活啊?娶媳妇都没房子住。

 

梁支书很忙,在谈话中不时被电话打断。我们在修车铺逗留的时候,见着一溜小车驶向村委会方向,当地人说,那是镇领导的车队——梁书记的粤语电话提到了这一点。跟我们的谈话,他并不专注,没有太多的兴致,好像盼着谈话早点结束,多半是政务缠身吧。曾代表要求他自己或派一个人带我们去南沙化工项目工地的时候,他爽快地答应了,并且立即叫来两个白头盔上印有蓝色“城管”字样,穿着橄榄绿制服的小伙子,驾着工作摩托(装备和警察一样)带我们前往。看见“城管”,我忍不住笑了,曾代表说,瞧他们多么淳朴,跟城里凶神恶煞的同行太不一样。他们对我们很周到,我也觉得他们跟传说中的城管比较,可以归为天使。

(项目附近的湿地)

找不着北

 跟着天使的摩托,我们来到了十五涌半地带,这一片是平整开阔的湿地,上面基本没有村落,被一条一条河涌分割成规整的几何方块。河涌宽窄不一,从十数米到数十米都有。原来这里是填海造田的产物,有一个南沙围垦公司是这里的老主人。也就是说,这一片湿地并非原生态的湿地,而可能是人定胜天时期的产物,这样的地带,生态的脆弱性是显而易见的。

(项目标牌附近的土地)

显然这里早已经为工业重镇做准备,沿途的一些路段,堆积有不少直径超过一米五的铸铁管,而在天使带我到达目的地时,旁边的河涌已经看到埋设好了排污的管道。二位城管小伙子指着一片荒芜(周围的其他土地看上去都有人耕作养殖)的土地说:就是这一片已经填土了,不知道是不是你们要看的地方。我们追问南沙石化项目设立的一个牌子在什么地方,他们茫然不知。这个牌子,是曾代表在广州电视台陈杨主持的《新闻日日睇·G4出动》版块看到的,节目在两会期间播出,时机精心选择,媒体的立场鲜明:环保和民意。电视节目要揭示的一个事实是,这个项目还没有经过环评,就开始动工了。如果将圈地以及在湿地沼泽上填土当作动工的话,那确实动工了。如果从“控规”算起,那么,现在还没有时间表的三民岛,已经三年了。三民岛居民们急欲搬迁,和这种长期等待的疲劳肯定有关,这是不是也可视为政府部门的一种战术呢?据说,电视节目中还有挖掘机的画面——牌子和挖掘机,成了我们寻找的线索和认定的标志。快12点了,我们还一无所获。同时,我们都饿了。

 (南沙湿地)

养虾人的看法

民以食为天,我们商定吃完饭再说。曾老师来过百万葵园吃葵花鸡,就将奔奔向百万葵园开去。百万葵园我从未到过,但听说里面种植着大量观赏用的向日葵,兼作观光生意,是一个商业项目。行进中,我们发现路旁有一排蓝色屋面的房屋,疑心是不是项目办公地点——绕过去看到一条林荫道,道的尽头是一颗粗大的木棉树,路口设立了一个生态农庄的路牌,于是决定在此午餐,并稍事休整,再作计较。

(林荫道的尽头是木棉)

 

(农庄的藕田)

不足百米,林荫道已经到了尽头,红硕的木棉花在枝头怒放,树下就是那蓝色屋面的房子围成的一个大院落,却原来是一个生产礼品莲藕的生态农业公司,很安静,没有人活动。唯公司外有一位中年人在修补虾笼。我们从他口中得知,这个农业公司早已经搬迁到了市桥,而他不是公司的人,只是承包了莲藕田养虾。因为地早已经征收,租约也到期了,只是还没有开工,可以以更低廉的租金继续养虾,但条件是正地方一旦动工,只要提前一月通知,他就得无条件离开。当问及南沙化工项目以及他的态度,他说自己不是本地人,所知不多,但反对。理由是,他年纪40多,进工厂打工已经没有人要了,只能养虾。但现在可以养虾的地方越来越少了,地一少,租金就会高,赚钱也就越来越少。当然,这里并没有饭吃,这位养虾人也姓梁,这让我们感到奇怪,就问他。他说,他是番禺大石人,岛上的人很多也是早年哪里迁来的。后来听说,这里当年安置了不少越南来的华侨——这个说法,可以和后来得知的一些信息互相印证。我们在海边餐厅吃法时,服务员也说这里有不少越南人过来走亲戚,顺便打工。

(生态农庄上空的木棉)

(养虾人老梁)

从生态农庄出来,一路上没有看到项目标志。我没有见过这个东西,但凭经验觉得应该不小,好大喜功嘛。因此在前往百万葵园的一条小路上我看见路边一个有“项目概况”的;蓝色铁牌一晃而过,并没有留意。要在酒足饭饱之后,我才发觉经验主义有时候靠不住,这个牌子就是我们踏破铁鞋无觅处的东西。

 (已征地上的小桥和河涌)

(曾代表从桥上向我走来)

湿地公园和海滨

绕到了百万葵园,原来这里并不是我们祭五脏庙的地点,曾老师要去海边,也就是湿地公园那边。

(湿地公园一角)

路上看见了挖掘机,CAT牌的,但看上去是在掏鱼塘。道路两旁都是湿地,上面有一些白色的海鸟在飞翔。路边种满了水杉,杉叶枯黄,偶尔有几株在树干中间旁逸出细小的枝条,上面长满新绿的树叶,但不像是杉树的叶子。

(湿地公园美景)

来到位于二十一涌的海边,码头上一排排海上观光的游船,游船上海设有海鲜餐馆——出去就是伶仃洋,文天祥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大家耳熟能详,此律诗中的有一联则是“惶恐滩都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说的大致就是这里。海上莽莽苍苍,能见度很低,海岸数百米之外,是一道防波堤,来来往往有不少小船,功能好像是观光和运输。海滨以北就是湿地生态保护区,南沙湿地公园,当时人说,那些稠密细小、四五米高的树就是红树林,这和我的知识冲突,春节期间我在因黑社会横行著名的阳江海边见到的红树林跟这里见着的这些小乔木完全不是一回事。

饭中喝了两瓶啤酒,一路都是曾老师埋单。就餐时候,与服务员闲聊,知道湿地公园是许多种鸟类的栖息地,有各色且大小不等的鸟蛋,我们只在外围拍了点照片,并没有打算进去。饭后曾老师在农贸市场上买了点青菜,而不是这里丰富多彩的海鲜。而后,我们凭我的印象回到了那个“项目概况”牌旁,证实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这是一个施工前的勘测标志,上面标明勘测范围八平方公里,当然包括了许多湿地,但似乎没什么居住区。南沙在珠三角的几何中心,距离广州64公里,距离香港也差不多这个数,距离最近的当是中山。

(南沙海滨)

这种浮光掠影、走马观花的行程,和专门的与当地人广泛接触深入了解的田野调查显然不能相提并论,但比起只咀嚼二手信息,用想象来构筑心中的图景,也大不相同。也就具有了一定的价值。曾老师感慨说,还得和建议项目缓建的专家交流,才能够对项目有进一步的了解。我深有同感。带着有一点失落,有一点安慰,也有一点瞌睡的心情,我们打道回府。我在车上小睡了一会,还是曾老师辛苦。

(海边集市,右边曾老师在挑菜)

同一天,还有一位朋友在南沙活动,他就是《南方人物周刊》的记者谭翊飞小朋友,他做了很细致的案头工作,来南沙前已经走访了很多专家学者官员以及知情人,也被拒采访无数。在电话中,告诉我一个项目所在地已经拿了搬迁补偿的人的态度,拿到钱以后,对这块土地的感情开始发作,对未来生活的当担忧和迷茫也雾霭一样升起了——这是我的理解,准确的表述请看谭记者的报道。


(透过水杉看湿地)

配合这个流水帐的图片,是我一路拍摄的近百张照片中挑选出来的,并用软件稍微处理了一下,无非是裁剪、锐化、补光和加框。有三民岛的蜥蜴、正在兴建的变电站、已经开始污染的油脂厂、工地附近的标牌、湿地、湿地公园的一角以及海景等等,可以直观一点,加深对流水帐的印象。当然,里面也有曾老师的英姿。


(那就是防波堤)

  评论这张
 
阅读(10432)|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