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

未来的故事就写在过去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日志

 
 

何以解忧?并非唯有杜康  

2008-01-27 23:02:40|  分类: 狐说八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CCTV经济半小时报道,河南信阳269名公职人员违反禁酒令受处理。看了新闻,发现其目的是希望杜绝公款吃喝,动机难能可贵。从借助熏天的酒气和酡红的面色最容易识别的上班时间喝酒下手,出发点也很好,政策制定透着一股聪明劲。

全国的公款吃喝据称每年高达数千亿元,也就是要挥霍掉几座三峡电站,省下几次嫦娥奔月,怎么说也是件严肃的事情。可是,当我看到“跟随着信阳市禁酒督察组,记者首先来到了信阳市国税局进行突击检查,被测人是信阳市国税局服务中心主任庞厚谊。他一再拒绝酒精测试,房间里也是酒气熏天。督察组判断,这个主任中午喝了酒。”我忍不住笑了。这么严肃的事情我也笑得出来,这让我一个激灵,觉得必须反思一下,我是不是也喝多了。

还好,因为身体的原因,我好久没饮酒了。我足以称为酒乡的老家,有一句俗话,说“酒是一包药,喝死当睡着”。说明了一种生活态度,有豪气但很粗俗。文雅地喝除了咱们文化推崇的浅斟慢酌,最著名的要数古希腊的“酒神精神”了,很多达到了光辉顶点的艺术品,就是来源于这种精神。当然,不管是粗豪、文雅还是艺术之源,都是公款买醉无法比拟的。用民脂民膏换回举杯得一快的二两黄汤,其龌龊犹如烂醉后的呕吐物,太过肮脏。

我无任赞同禁止公款吃喝,也支持信阳政府的禁酒令。但督察组需要根据酒气郑重其事地判断才能得出中午喝酒的结论,就不免让我有些担忧。执法者如此迂阔,万一喝酒者撒酒疯,对督察不利怎么办?只查中午,会不会导致爱好公款杯中物的官员们,攒到晚上痛饮一场?上面提到的庞厚谊难道就不可能是头一晚上的宿醉未消?政府机构已经十分臃肿了,禁酒稽察队是不是一个新增单位,酒风消弭后如何安置?虽然,比起视而不见甚至纵容,牺牲午休稽查违规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再进一步,我不认为禁酒是杜绝公款消费的治本之道。姑且不说吃喝只是众多挥霍公款的方式之一。我也不相信禁酒与提高官员为人民服务的质量之间,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在一个滴酒不沾的低能昏庸的官员和一个好酒的才德之士之间,或者面对一个清醒时干错事、酒醉不作为的糊涂蛋,我肯定多数人会选择后者。因此,报道中提到的,禁酒之后,财政少花了4千多万元,大致该是禁酒最不可置疑的成果了。但也引发了一个新问题,这笔预算内省下的钱,花到哪里去了?

真难为情,这些接踵而至的疑问大致就是我发笑的根源。听搞园艺的人说,榕树有一种本末倒置的栽培方法,可以让树的根系变成枝干,婀娜多姿。但并非任何树种都可以这样种植存活。无数事实和教训说明,有流于形式嫌疑的许多措施,往往不得善终。所以,过一段时间,如果我听闻禁酒令悄然隐退了,不会意外,但会憋不住好奇心,想知道官员们在新的历史阶段是怎样喝酒的,花的是谁的钱。真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景:公款依然一江春水向东流,大家还是举杯浇愁愁更愁。

(载《南方日报》1.28.评论版直言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