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

未来的故事就写在过去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日志

 
 

总统离婚启示录  

2007-10-23 12:19: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千多年前,孔子就认定神州“礼崩乐坏”了。当时战乱频仍,遍地兵燹,所谓“春秋无义战”,何“礼”之有?身处乱世,他老人家呼吁起“克己复礼”来,坦荡自然,中气十足。可惜他的孝子贤孙,那些博学硕儒之辈,权重格贵之流,所司的重建“周礼”之职,因循僵死的教条,成绩非但不及格,在某些方面还是负数。否则无法解释往事越千年后,“礼教吃人”的控诉能振聋发聩,一语风行。
  当然,不肖后代造的孽,屎盆子不能扣到先贤头上。按理说,礼教该是文明之花,却结出了野蛮之果,肯定有违圣人初衷。探究起来,恐怕是时代局限,先贤对世界的认知,入了情未必入理。想来周礼的恢弘庄严井然有序,肯定让孔子产生了极大的审美愉悦,压根没想到这华丽的“礼”袍下面,还藏着一根野蛮的脐带,血迹犹存,非但丑陋,还会伺机将这野蛮的脐血,借皇权专制之手,植入社会的脊髓。
  然而礼仪教化,既是文明的产物也是文明的要求,人类社会不可或缺。我的意思是,吃人的旧礼教务必摒弃,而养人的新礼教——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政治文明——是浩劫后我们时代迫切的需要。新礼教如何构建才能养人,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争论由来已久,势必还将持续下去。但借鉴先进,避免教条,当是明哲贤达之士的共识,也是政治文明立足的基础。即便愚钝如我,也能从法兰西共和国新任总统萨科齐的婚事上得到启示。这犹如发现一份大礼,但不同的是,这大礼是离婚而不是结婚——在旧礼教看来,这该是忤逆吧。
  萨科齐被称为“小拿破仑”,并非他要当皇帝,而是指他作为法国的一把手,作风强硬且身材矮小。这位政治巨人工作不忘爱情,花了十二年的时间,才将一见钟情、正在嫁做他人妇的名模塞西莉亚抢到手。从市长、内政部长到总统、第一夫人,两人一路走来可谓沧海桑田。不料永恒的爱不因为萨科齐贵为总统而稍有眷顾,在塞西莉亚荣登第一夫人宝座前已经风传的婚姻危机,终于要坐实在爱丽舍宫了。有报道说:“总统夫妇将很快宣布分居并向法院提交离婚申请”。
  以旧礼教之眼看,这当在“礼崩乐坏”之列。何况当事人乃一国之尊,问题更严重。一旦贵为元胄,则一举一动皆系家国兴亡,爱恨皆不自由。法国人却没有这样的政治正确,总统家庭失和,第一夫人红杏出墙,法国人并无爱国的义愤和大厦将倾的惶恐,不过多了一段茶余饭后的娱乐新闻。他们真是拎得清,知道总统也是人,也有儿女情长,也有婚姻自由。所以能宽容对待,绝不公私混杂,挥舞道德大棒。萨科齐也全无天降大任的正襟危坐,倒是一介凡夫感觉多多。该从严当从严,该放松当放松,在如此张弛有度的政治生态中,做一个责任和自由兼而得之、荣誉和潇洒两全其美的政治家,岂不快哉?
  什么叫政治文明?这或许可以给我们一点点启示。
  这也应了孔子所言:“礼失求诸野”。
(《南方周末》10.17)
  评论这张
 
阅读(2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