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

未来的故事就写在过去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日志

 
 

『饮食男女』喝娘酒,喝醉了  

2006-07-25 15:08: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饮食男女』喝娘酒,喝醉了 - buchongboke -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以解忧,唯有杜康。曹操说的。
 
借酒浇愁,首选娘酒。我的醉后胡言。
 
前几日郁闷,在时间之轴上蠕动到有一段,且直接处在失语状态,愀然不乐。23日傍晚,收到朋友北风短信,谓从家中带来了母亲亲酿的娘酒,要喝就过来,过时不候。
 
北风是客家人,高大健壮,南人北相。早年在哈工读书,练就了一身好酒量,嗜酒,自己的blog就叫做醉人呓语,为了安心喝酒不至于肇事,把车也卖了,大有沉醉之志。在酒量方面,与我有惺惺相惜之态。南方湿闷,不宜大量畅饮,政府官员和商人以外,酒量大的不多。我们的酒量也非常一般,我跟他曾共醉过一次,二锅头,约一人一支而已。
 
娘酒是客家人独有的特产,多为自酿。用糯米和赤米混合蒸熟,加上揉碎的酒饼(酒曲一种),拌匀,放置在容器里捂上,夏天数日就得到酒液,可以喝了。但这算是原酒,还有进一步的加工和更讲究的做法。比如:用五谷炒香浸泡,加放冰糖等。每家每户还有自己独特的辅料添加方式——根据酒具体的功效用途,娘酒的本意是在媳妇生孩子期间酿造出来,给产妇补养身体的,大致是补血催奶一类。反正近似现在流行的保健口服液,不过客家耿直,有上古之风,在保健品中存留了酒精,而不是注水。总之,娘酒乃客家人数千年一路传承下来的宝贝,是精神和物质有机融合的典范。
 
南方夏天高温潮湿,持续蒸闷,万物发馊,酒也容易变酸。这可咋办?北风妈妈有办法:在酒缸中取出一部分酿造好的娘酒,蒸馏。然后将蒸馏过的酒再放回酒缸,保质期就大大延长。自然,酒的度数也随之增加了。娘酒的度数一般在20度左右。我们喝的,是蒸馏过滤了的,度数要往30方面推导才正确。这酒,北风妈妈酿的,酒色为琥珀色,澄亮剔透,无常见私家酿造的娘酒的浑浊,也无商家酿造的娘酒那种因为大规模生产,只好添加酒精勾兑导致的寡薄,是我喝过的娘酒中的极品——当然也是北风眼中的极品——路易十四是好酒,但只是奢侈品而不是极品。理由简单直接。它添加的是帝王的名号和虚构的历史,而不是母爱。
 
北风这次带来了2公升娘酒,准备邀约一些朋友分享,但因是临时动议,只有我一人能够赶到。二人隔桌对饮,我啜了第一口,鼻子的感觉在舌头前面,蒸馏酒的易挥发对嗅觉神经的刺激比较强烈,兼具威士忌和绍兴花雕的馥郁。色泽清澄也跟威士忌白兰地这些酒有一拚,轻轻晃荡,酒液浓稠,挂杯持久。入口温和聚味,不像二锅头那样迅速侵占整个口腔。因加了冰糖,甜味成了主导,口感温润,吞咽异常顺溜,后味酒香占据上风,层次分明且持久,齿颊留香。第一杯下去,我的感觉是,这酒度数不低,后劲可能很大。这个判断,我是基于这酒和我家乡四川土法炮制的枸杞酒等的相似性,糖是让人沉醉的要素。
 
喝酒要人多,不过更要看心情,这几天有嗒然若失的感觉,心情沮丧,一直有着借酒浇愁的愿望。三杯暖场酒下肚,虽然只有两人,气氛也渐渐热烈起来。我们一边夸这酒好,一边漫无边界的闲聊。酒既然好,考虑到还有朋友给娘酒唤起了酒兴却没有酒福。我用手在盛娘酒的大瓶上比划着建议,喝到一定的刻度就改喝我存放的杜松子酒。这娘酒留着,让那些今晚无法赶过来的家伙解馋。北风不同意,认为我酒拿来了,也通知到了,不能来是谁的过失很清楚,不能纵容……酒兴渐浓,斟酒的频率越来越快,喝着喝着,我们已经为喝高营造了良好的气氛,接着就真的沉醉了……但谁也没料到我们俩会把4斤酒全部喝完,然后,然后胡言乱语,大着舌头,满嘴跑火车……让同情我们的人觉得我们醉态可掬,厌烦我们的人认为我们烂醉如泥。
 
近几年,醉酒是我比较警惕的事,很不情愿。平时啤酒基本不喝,想起现在满世界以淡和清爽之名掺水的啤酒我就觉得好笑,况且胃也不够争气,一喝啤酒就会隐隐隐作痛。白酒也喝得极少,此前醉酒的记忆主要集中在白酒上,早年醉了几个小时就可以恢复常态,现在大醉之后几天还萎靡不振,显然是身体在向大脑发出警告:这是给你好看,谁叫你他妈喝多的?
 
前晚的沉醉我想把它算成一个意外。北风我不知道,起码就我而言我希望是这样:想改善自己的心情,不知不觉中就沉溺杯中。以致于现在回想起来发觉自己有一段时间失去了意识,不记得发生的任何事情事。昨天,宿醉未消,喝着加了冰块和汤力水的杜松子酒,听人说起前夜我们的醉态,自己压根没有一点儿印象,有一种及其陌生的效果,总以为讲的事另一个人的故事呢。人在醉中会讲一些平时羞于出口的胡言和没喝酒不敢采取的行动,酒精让人偶尔露出一些平常罕见的真容或者狰容,事后后悔莫及,肠子已然悔青了,依然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这种情况我体会很深,偶尔,我是一个醉鬼。为此,我很惭愧。
 
那为什么依然要买醉?北风这厮自况的话大致给出了一个理由。让我感同身受。
 
一只飞进玻璃瓶的蚊子,看得见光明,却找不到出路。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