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

未来的故事就写在过去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日志

 
 

“恍眼”中世纪  

2006-05-26 23:20: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乡的一些方言颇多诙谐,且非常生动精练,“恍眼”就是一例。
 
高超方言的精到微妙,往往长篇说明也无法周详、难尽其妙。“恍眼”也在此列,使用的场合和使用的方法不同,意义和旨趣就大相径庭。这种时候,倒不如举几个例子来得痛快。
 
“恍眼”的根本当然在于“看”,可以从作为看的主体的眼睛的快速观察,或者看的客体——目击之物的稍纵即逝来理解。同时具备叛逆的气质,存心与“眼见为实”的常识对着干的意思,立足的理由是“仿佛”也就是“恍”,所以未必确定。
 
所以我们不置可否的时候可以用“恍眼”,比如置疑:真的不是恍眼吗?
 
引申的用法就很丰富,对于不塌实的人,失信的人,不着四六的人,或者街头混混,都可以称为:恍眼儿。
 
再延伸,用法就会特别起来,显得晃眼而不是恍眼,举一个例子,前一二年,马路上有许多低底盘小排量的汽车,总是努力把自己打扮成大排量越野车的摸样:提高底盘,在车体糊上有“熊出没注意”字样的黄色贴纸,一副万水千山走遍天涯才归来的模样,我们就可以称这样的小车为“恍眼越野”。
 
也有称国产越野车为“恍眼吉普”、“恍眼丰田”……诸如此类。
 
近来读阿克顿《自由的历史》发现其中有一段关于中世纪的描写,于我们当下颇有共鸣。“恍眼”一词突然就进入了我的脑海——离开家乡十多年了,鲜活的方言已经不是我的强项——对于故乡人而言,我充其量只是一个“恍眼老乡”。但“恍眼中世纪”则似乎是大家共有的,不信可以咂摸以下阿克顿的话:“如果我能不拘年代而用今天的一个术语来阐述的话,可以说古代国家的罪恶就在于政教合一。道德与宗教不分,政治与道德不分;在宗教、道德和政治上,只有一个立法者和一个权威。一方面,国家为教育、为实用科学、为贫苦无告的人或为人们的精神需要所做的事情少得可怜;另一方面,国家却要求由它来利用人民的全部的能量,以及确定人们的所有义务。个人与家庭,团体与附属国,都严重地成为供最高权力为达到自身的目的而消耗的物质。”
 
如果把宗教置换为“主义”或党,与我们的境遇就丝严缝合了,所以可以说我们仿佛生活在中世纪吧?
 
阿克顿就是说“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腐败。”的那位英国人。还有许多让人晃眼的话,比如:
 
民主的精髓在于除了法律以外不服从任何人。
 
一种开放大度的精神则宁愿要一个贫穷、弱小但自由的国家,也不愿要一个强大、繁荣及奴役的国家。
 
奴隶制几乎在每一个地方都绝迹了;而专制权力则被认为比奴隶制更不可容忍、更罪孽。
……
 
恍兮乎兮,大有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