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令狐补充@呼喊与细语

未来的故事就写在过去之中,已经发生的事情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日志

 
 

今晚由作曲家自己指挥  

2006-05-11 10:3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音乐不言而喻要直接进入听众的情感和思想中去——这是少数派的主张
 
 
今天认真洗耳,为的是要去恭听一位当代的大师亲自指挥自己的新近 的作品。
 
克日什托夫·潘德列斯基(Krzysztof Penderecki,1933-),是二战后首屈一指的成功的作曲家,以《广岛受难者挽歌》赢得了世界性的声誉。被很俗气的夸成了“活着的贝多芬”——是我认为“活着的××”这种比附从来的是笨拙和俗气的,而不是大师自己的看法。如果他乐于享受这种恭维我也觉得可喜,那说明他也是跟我一样的一个知道俗气享受俗气的俗人,而不是什么饮露拉风的神仙。
 
《广岛受难者挽歌》发表于1959年,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大奖,成为二十世纪新音乐的经典。所谓的“新音乐”,大致是指勋伯格为肇始的“十二音序列”,瓦解了传统的大小调体系后的音乐。潘大师也是在这一年毕业于波兰克拉科夫音乐学院。1987年潘德列斯基以《第二大提琴协奏曲》获得格莱美大奖;1999年他为安妮-索非·穆特(该女是古典音乐界的一个大明星,曾经卡拉杨大力扶植,不久也要来广州,音乐会票价创纪录:1800RMB)所作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又获得两项格莱美大奖。2000年潘德列斯基在法国戛纳接受了“最优秀的当代作曲家”称号。
 
吸引我的不完全是这一系列眩人耳目的荣誉,更多的是我发现潘德列斯基学生时代也是一个善于“恶搞”的高手。也是在1959年,潘将自己的三部作品以三个不同的署名参加了当年波兰的作曲比赛,结果包揽了第一、第二、第三名。
 
去年元月我有幸听过老潘指挥广州交响乐团演奏的一些曲目,有贝多芬、德沃夏克和他自己的。现在回忆起来已经很淡漠了,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唯一记得的是与贝、德的曲子相比,潘的作品听起来很费劲——我自己的教训是,斯特拉文斯基以降的音乐,我听起来多半都比较不得要领,其中包括肖斯塔科维奇、巴托克、勋伯格、韦伯恩、梅西安……等等。
 
虽然与贝、德的作品反差大,潘却是新浪漫主义音乐的代表,在约翰·凯奇之后,先锋音乐强劲的风头之下,有回归动作的一类。这次音乐会的介绍说“20世纪70年代后期,潘德列斯基的创作思想发生了转变,他认为真正的作曲家必须能够将‘音响变成一种美学上令人满足的体验’,并‘用古老的形式创造新音乐’。他的新作品被认为带有回归传统音乐语言的‘新浪漫主义’的音乐特征。他的作品充满着与人类情感息息相关的人文精神,他相信‘音乐不言而喻要直接进入听众的情感和思想中去。’”——在现在前卫音乐的阵营中,持他这种观点的是少数。
 
潘70年代涉足指挥领域,在此方面也有大师的地位。
 
今晚最吸引我的是,由作曲家自己表达阐释自己的作品,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你可以设想贝多芬复活,但无法设想贝多芬对卡拉杨阐释的他作品的看法。所以,机不可失,有条件一定要附庸风雅。
 
今晚还有的看点(听点!)是,有三位华裔大提琴演奏者同场演绎潘的《为三把大提琴和乐队作的大协奏曲》,节目单提示道:“这部作品创作于2001年,虽然标题会带给我们巴洛克音乐的联想,但是音乐本身与巴洛克音乐完全不同。“大协奏曲”的真正意义是或许只是将一个独奏大提琴变为三个大提琴。整部作品由三把大提琴和一个庞大的打击乐队(有十几钟打击乐器)为主体,配合大编制的乐队,带来了丰满的听觉效果。作曲家通过独奏与乐队旋律之间的不同线条和独特声响,赋予了作品既绚丽多彩,又错综复杂的感觉和印象。”
 
音乐会的总标题是“新风格作品”。其余曲目及介绍抄录如下:
 
第二交响曲《圣诞交响曲》
  创作于1979-1980年,这部作品在和声和旋律的运用方面与作曲家早期的风格相去甚远。观众可以多次地听到圣诞合唱“平安夜”的旋律。这部作品比起作曲家早期的实验性作品,更易让人有亲切感。

弦乐小交响曲
  由作曲家本人的弦乐三重奏改编而成,出版于1992年,首演于华沙。这部作品被认为带有“新浪漫主义”的音乐特征,并表现出向宗教的题材和音乐语言回归的迹象。
 
有时候,白胡子老头的风采比美女还养眼,比如今晚八点。
 
我还可以为这种看法提供更多的证据。过往印象深刻的是前年(?)携巴黎交响乐团来穗演出的指挥艾森巴赫——那夜的声音是我在星海迄今为止听得的最美的声音。而指挥艾森巴赫,真是神采飞扬,魅力之光,四射。瞧人家的名字,是多么的音乐!正如房龙所言,在德语中,巴赫是小溪的意思,但在音乐上,巴赫却是大海!
 
音乐会后,晕晕乎乎我找不到另外的词来夸奖艾森巴赫,不过脑地说:好像一个纤尘不染的老纳粹——现在想来,真是罪过。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